小财神彩票投注

学术堂首页 | 文献求助论文范文 | 论文题目 | 参考文献 | 开题报告 | 论文格式 | 摘要提纲 | 论文致谢 | 论文查重 | 论文答辩 | 论文发表 | 期刊杂志 | 论文写作 | 论文PPT
学术堂专业论文学习平台您当前的位置:学术堂 > 政治论文 > 国际政治论文

《奥斯陆协议》下巴以冲突的现状、原因及思考

时间:2015-01-05 来源:未知 作者:学术堂 本文字数:5826字
论文摘要

  2014 年 7 月 8 日发端于以色列“护刃行动”的巴以新一轮军事冲突在 8 月 26 日结束,双方达成长期停火协议。50 余天的军事冲突造成了 2141名巴勒斯坦人和 69 名以色列军民死亡,巴方 1 万余人受伤和近 30 万人流离失所,以及超过 50 亿美元的经济损失。“护刃行动”既有和近些年“铸铅行动”、“防务之柱”等冲突的相似之处,也含有新的国内、地区、国际环境下的变化因素。《奥斯陆协议》签订以来,巴以冲突进入了以冲突求安全、大冲突换长停火而小摩擦不断的循环,仇恨、宗教、政治斗争、外来干涉等充斥其中,严重影响着中东局势的发展。

  一、《奥斯陆协议》的签订及其历史作用

  1947 年联合国大会通过了分治决议,该决议规定在巴勒斯坦地区建立犹太国和阿拉伯国,并对该地区的领土做出了规划。据此,1948 年犹太人在该地区建立以色列国,占据了阿拉伯人的土地,导致阿拉伯人的极度不满。巴以冲突正式拉开序幕。四次中东战争给巴勒斯坦人民和以色列人民带来的是生活环境的恶化、颠沛流离的生活以及亲人朋友的失去,但问题却没有通过战争解决。这说明,生活在巴勒斯坦地区的阿拉伯人和犹太人都无法单纯通过暴力战争手段完全压制对方,而且一旦缺少了周围阿拉伯国家的支持,巴勒斯坦人民的力量更加无法同军事力量雄厚的以色列相抗衡。并且,值得注意的是,在这四次战争期间,巴勒斯坦地区出现了为了扞卫巴勒斯坦人民权利的巴勒斯坦解放组织。

  1988 年,巴勒斯坦宣布建立巴勒斯坦国。尽管以色列对此并没有做出相应的积极反应,但是双方都已意识到了必须通过和平手段解决问题这一事实。《奥斯陆协议》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应运而生的。

  1991 年由美国和苏联联合主持召开了中东和平会谈。但是,当时巴方的唯一合法代表——巴解组织被排除在了和谈之外。这注定了和谈的失败。

  1992 年以色列总理拉宾上台执政,主动采取缓和措施,打破了困境。在多方帮助下,巴以和谈在奥斯陆开辟了一条通道。从一开始仅仅是“学者”之间的探讨,到后来的官方谈判,历经数月,促成了1993 年拉宾和阿拉法特的正式直接接触。双方经过多次磋商在诸多问题上达成基本一致意见,签署了《临时自治安排原则宣言》(即《奥斯陆协议》)。

  该协议规定:以军在协议签署后 4 个月内从加沙和杰里科地区撤出,由巴勒斯坦警察部队负责公共秩序和内部治安,以军重新部署到人口稠密区以外的特定地点;在自治区进行公开选举,推选产生巴勒斯坦临时自治机构,来管理教育、卫生、经济、文化等一系列事务;巴勒斯坦自治的过渡期限为 5年。在这段时间内,由以色列进行外交和边防事务的治理,并且需要继续保护在西岸和加沙地带的以色列人的安全以及道路交通的通畅。

  实际上,该协议没有能够解决巴以之间的根本性问题——如耶路撒冷地位问题和难民问题等无法回避的重大问题。但是,这个协议让阿拉伯国家和以色列结束了战争,是和平解决巴以冲突的有益探索。除此之外,巴以之间还确立了“以土地换和平”原则。《奥斯陆协议》是巴以问题上一个重要的转折点,且在国际社会上得到了充分的赞扬和肯定,它推动了阿拉伯国家和以色列关系的正常化。

  二、巴以冲突的现状及原因

  1993 年的《奥斯陆协议》没有彻底解决巴以之间的问题。从 1993 年到 1999 年,巴以之间的谈判在曲折中缓慢地进行了 7 年。不可否认,《奥斯陆协议》得到了初步的实施。按照协议进程,双方于 1994 年 5 月签订了开罗协议,同年 8 月签订了进一步移交权力和责任的议定书,同年 9 月 28日在华盛顿签订了约旦河西岸和加沙地带过渡协议,至此,巴以之间有关自治的安排都已有相应协议,第一阶段围绕自治的谈判结束。1996 年 1 月巴方权力机构选举产生,以色列完成了从西岸人口稠密区 6 个城市的撤军。

  然而,随着谈判的不断加深,双方在重大问题上的原则性分歧日益凸显,再加上双方内部的极端势力对相关协议的反对,《奥斯陆协议》并没有得到完整、顺利实施。2000年,巴以之间爆发大规模流血冲突,宣告了《奥斯陆协议》的夭折。至今十多年的时间里,巴以冲突依然不断爆发,甚至一度升级,巴以之间的和平之路依然任重道远。对双方冲突的原因进行剖析,可以大体分为宗教性冲突和政治性冲突。

  (一)宗教性冲突

  2000 年 9 月,以色列利库德集团领袖沙龙闯入耶路撒冷的圣殿山,宣称耶路撒冷是以色列的领土。从而招致了巴勒斯坦人的反抗,巴以新一轮冲突爆发。巴勒斯坦人民的持续暴动和以色列方面的大规模军事镇压,推动双方冲突日益严重,进而促使以色列内部出现了动荡——人们开始逐渐放弃政府的温和路线。当时的领导人巴拉克辞职,以色列提前进行大选。强调“以安全换和平”的沙龙当选总理,这也意味着以色列对“以土地换和平”原则的放弃。沙龙上任之后,便展开了针对加沙和西岸地带的“百日计划”,巴以冲突迅速升级,双方形成了以暴制暴的恶性循环:以色列展开大规模的军事进攻,进行定点清除;巴方则进行以命相拼的自杀式报复,持续抗争。这种断断续续的暴力冲突整整进行了 30 多个月。直至 2002 年美国提出“路线图”计划,双方才暂时停火,开始进行谈判。

  宗教因素是导致这次巴以冲突的直接原因。作为三大宗教的圣地,耶路撒冷形成了穆斯林居东部、基督教徒居西北部、犹太教徒居南部等地这一基本的圣城分布格局。但是,不同的宗教,由于价值观念、利益诉求和语言等多方面显着的差异,导致彼此之间的相互排斥,尤以犹太教和伊斯兰教之间的对立最为激烈。

  耶路撒冷是犹太教的精神寄托,怀着民族统一信仰的以色列人绝对不会对其进行一丝一毫的退让。同时,耶路撒冷是穆斯林的圣地,两千多年来承载着无数伊斯兰教徒的朝圣,已成为穆斯林的灵魂象征,容不得异教徒的亵渎。因此,以方对耶路撒冷的强硬行动,会直接引起巴勒斯坦民众的强烈不满。况且,巴勒斯坦民众本来就对耶路撒冷被分治颇为不满。这种因宗教信仰不同而导致的矛盾,是最易导致巴以冲突的因素,贯穿了巴以双方的冲突史,且将长期影响着巴以问题的解决。不幸的是,宗教信仰的不同,是巴以之间无法改变的事实。

  (二)政治性冲突

  美国在中东和平进程中发挥了不可或缺的作用。2002 年初,美国就提出了促进巴以和平进程的“路线图”计划。正是该计划带给了 2000 年后的巴以双方短暂的和平。然而,正如《奥斯陆协议》一样,“路线图”计划没能带给巴以双方永久的和平,巴以和平之路充满了未知和艰难。随着时间的推移,2003 年“路线图”计划搁浅、2005 年沙龙实行“单边计划”,以及巴以双方政权更迭等等一系列变动,都影响着巴以局势。因此,与其把关注重点放在巴以之间根本无法改变的宗教信仰方面,不如把重点放在各种不确定的政治因素上。现如今的巴以冲突,已经不能再一如既往地剖析信仰的力量。

  巴以内部都有极右翼组织,在对待和解问题上持有不同意见。强硬派当政,常常抱有击垮对方的决心,往往采取强硬措施,更容易引发大规模冲突。2006 年 1 月 25 日,伊斯兰抵抗运动(哈马斯)以绝对多数获得组阁资格。这宣告了,巴勒斯坦人民在处理巴以问题上放弃了巴解组织的“温和路线”,转而采取强硬姿态。如此重大的政治权力变革,不可能不引起国际社会各方的关注,尤其对以色列方面产生了重大影响。早在 1989 年,以色列就把哈马斯归结为非法组织。哈马斯上台执政后,以色列仍旧进行对其领导人的暗杀行动,拒绝和哈马斯政府接触,视其是对以安全的最大威胁之一。2008 年底的“铸铅行动”、2012 年的“防务之柱”行动、以及现今的“护刃行动”,目的都是要打击哈马斯的势力,减小其威胁。目前的冲突则增加了打一方(哈马斯)留一方(法塔赫),离间巴勒斯坦联合政府的意味。由此可见,政治权力的更迭带来巴以更加频繁的冲突。此外,以方的多次行动,不仅有削弱哈马斯力量的因素,还有作为执政党的政府为了顺利赢得大选、拉拢民心的目的。

  利库德集团、全国联盟党、全国宗教党都是强硬派,与代表其他利益集团的工党、沙斯党等互相竞争,议会斗争主导着以色列的对巴政策。

  尽管,冲突双方都是为了民族利益和国家利益,但是现今的巴以冲突同时成为了政治博弈的工具,成为政治家加以利用的手段。由此可知,多种政治性因素的综合作用构成了巴以冲突的复杂性。这也是现今巴以冲突最典型的特征。

  三、关于巴以冲突的思考

  (一)双方应对冲突的敏感性和脆弱性不平衡

  敏感性指的是在某种政策框架内所作反应的程度,即一国发生的变化导致另一国发生变化速度的快慢和付出代价的大小;脆弱性是每个国家试图改变政策以减少外部条件所强迫付出的代价。

  在巴以冲突中,巴勒斯坦和以色列方面对环境的敏感性都很高,即对内部和外部、政治和社会偶发性事件或政策改变的反应速度快、程度高;但双方应对冲突的脆弱性也很强,即事情发生后往往都付出暴力(军事)对抗的代价,尽管在横向对比上双方的脆弱程度有小财神彩票别。

  日前双方冲突的导火索是3名犹太少年和1名巴勒斯坦少年先后被绑架并遇害,双方甚至没有对此展开调查也没有认真听取对方的解释就展开了互相报复,进而发展成近两个月的军事冲突。这暴露出双方应对危机的脆弱性——由于敌对,彼此之间没有一套处理危机的协商机制,故而一旦对彼此的行为误解或政策误判,往往付诸于极端的方式。

  于是我们看到,社会偶发性事件、执政政府的更替、地区或国际形势的变化,乃至一次不成功的挑衅、一个有针对性的文件,都会引起巴以双方的高度敏感。敏感是由相同程度的恐惧和敌对而产生,但在同样付诸武力的情况下,巴勒斯坦人民由于贫穷、落后、人口密度大,脆弱程度更深,付出的代价更大,而这往往又引起更高的敏感性。高敏感性、强脆弱性,往往带来梦魇的重复。

小财神彩票  (二)双方陷入了安全困境的怪圈

  所谓“安全困境”,简单地说指的是为了实现自身安全所采取的手段反而让自己愈加不安全的情况。巴勒斯坦人民希望能够得到和平,不再居无定所,在自己的领土内得到基本的权利和自由。同样,以色列人也愿意实现和平,生活安稳有序。从总体目标上都是一致的,巴以双方的民众都是在追求和平与稳定。只有和平与稳定,才能带给本地区经济和社会上的繁荣与发展。

  巴方争取民族独立和解放的斗争从被以色列赶出自己的家园之时,就从未停止。在大大小小的战斗中,由于双方力量的极其不均衡,巴方始终处于弱势地位。当弱者被逼得无路可走、积贫积弱的时候,愈加激进愈加仇恨的情感便滋生了。这种愤怒以及仇恨的蔓延,使人们容易选择更加无所畏惧的领导者,选择更加暴力的方式进行战斗,以便争小财神彩票取自己的权利,扞卫自己的自由。尽管以色列拥有美国的支持,拥有强势的地位,但是也无法阻止一次又一次的火箭弹,无法防范每一次自杀式报复。

  与此同时,在一次次斗争中,以方以暴力手段强占了更多土地、更多资源,希望通过镇压和打击,得到安全与和平。惶恐和不安笼罩在以色列人民的上空,他们也就更加愿意选择能够带给他们安定、能够对巴方进行猛烈打击的领导者。不难看出,双方采取的方式,并不会让他们得偿所愿。愈演愈烈的巴以冲突,让人们不能正常生活和学习。青少年自幼就目睹并经历了种种灾难和炮火,在其内心留下了深刻的阴影,滋生的仇恨,成为“流淌于世代血液中的执念与恩仇”。

  因而,巴以冲突便形成了这样一种循环:

论文摘要

  要突破这种困境,和谈协商、外交手段等非暴力方式是解决巴以冲突的最佳途径。在这个层面上,双方也进行过尝试,并取得了一定的成果。选择了正确的道路,巴以冲突何时得以化解便是时间问题。但是,影响政治博弈的因素有很多,在巴以问题上尤其凸显了博弈的复杂性和不确定性。因而,尽管选对了解决问题的办法,双方依旧会时常陷入打打停停的状态,出现了谈判与冲突同在的循环。正确认识这种状态,充分发挥双方领导人的政治智慧,利用好国际社会提供的各种平台,在曲折中谋求进步,才是巴以冲突解决的路径所在。

  (三)间歇性停战却不寻求和解

  斗争永远都不是无休无止的。由于外部和内部的原因,巴以冲突也不是持续不断。在国际社会各方力量的努力之下,巴以也经历过多次暂时性停战。既然双方都能够接受停战安排,那么本应该进一步进行和平谈判达到大家都希望的和平。即便是谈判无法进行下去,双方意见难以统一,也应该寻求政治、外交途径解决,武力只是最后无奈的选择。然而事实却并非如此:多次停战后,又总会重新燃起战火,甚至愈演愈烈。

  总体来看,巴以冲突呈现的是一种间歇性停战却始终不能得以长久和解的状态。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是多方面的。首先,双方停战的目的并不是为了能够坐在谈判桌前进行和解。以色列凭借着自己的军事优势,接受停战大多时候并不是出于和解的目的,而是作为一种缓冲。同样,由于巴方内部的不调和,停战常常成为政客们为了达到目的而实行的一种手段。多次冲突看似是一种你来我往的自卫,实际上常常是经过精心策划和筹备的行动。其次,实力不对称使双方对和谈并未抱有太大希望。

  强者和弱者的谈判,往往是强者恃强凌弱,弱者一再退让得到了社会各界的同情,却得不到自己需要的权利。力量无法平衡的巴以,致使巴方在谈判中做出最大的领土退让后,依然无法解决自身所面临的问题,难民无处安置、人身安全无法保证以及经济不发达;而以方占据了有利的地理位置、丰厚的资源,不愿意做出过多的让步和舍弃。此外,还有很多不能忽视的原因,如谈判双方地位的合法性问题、内部的不稳定因素等。如今,巴以再度爆发冲突,恰恰也印证了巴以之间这种间歇性停战的态势。这是手段,却不是目的。

  当今世界发展的总体趋势,注定生活在同一片土地上的犹太人和阿拉伯人不可能处于长期的战乱之中。在未来的一段时间内,巴以之间这种间歇式停战的态势并不会有太大的改变。巴以之间需要一个长期的停战协定,双方必须有耐心和对彼此的信任感,给双方一个缓和思考的时期。首先,双方必须认可对方的现实存在,以及对方执政政府的合法性;其次,要坚持“以土地换和平”的基本原则,在这个框架下进行谈判;最后,双方应该在国际社会的协助之下,循序渐进地解决问题。

  小财神彩票[参考文献]

  [1] 王京烈. 巴以冲突:主要影响因素及预测分析 [J]. 西亚非洲,2003 (5):小财神彩票 49.

  [2] 徐向群, 宫少鹏. 中东和谈史:1913—1995 [M]. 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1998: 268.

  [3] 徐向群. 奥斯陆协议和奥斯陆精神——以色列和巴勒斯坦间的和平谈判 [J]. 西亚非洲, 1999 (3): 46.

  [4] 马丽蓉. 巴以和解政策困境中的耶路撒冷问题 [J]. 阿拉伯世界研究, 2002 (4): 21.

  [5] 杨福昌. 解决巴以冲突的难点及其相关思考 [J]. 阿拉伯世界研究, 2008 (5): 3.

  [6] Robert O. Keohane , Joseph S. Nye. Power and Interdependence:World Politics in Transition [M]. Boston: Little Brown Company,1997: 12-13.

  [7] 陈婧. 巴以冲突:流淌于血液中的执念与恩仇 [N]. 中国青年报, 2014-09-21 (03).

    相近分类:
    • 成都网络警察报警平台
    • 公共信息安全网络监察
    •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
    •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 中国文明网传播文明
    • 学术堂_诚信网站
    tt彩票投注 | 小财神彩票投注 | 大发排列3单双 | 秒秒彩倍率 | 2分六合走势图 | 234彩票官网注 | 49彩票网站 | 极速快3分析 | 234彩票平台 | 顶级娱乐网站 | 分分pk10网址 | 2分pk10分析 | 多盈彩票平台 | 鼎盛彩票注册 | 1分幸运28单双计 | 分分快3邀请码 | 7125彩票注册 | 5360彩票平台 | 众发彩票注册 | vip彩票投注